现在公寓里只收了50多个老人

2020-06-15 20:51

而和医院类似,不少市民往往对民营老年公寓存在偏见,这使得民办老年公寓的入住率普遍不如公办公寓高。位于市区的民办老年公寓环境好的不多,位于郊区的公寓环境好可老人和家属又嫌距离远、交通不便。

日前,济南市第一老年公寓提高收费价格的决定引来公寓老人的不满,可院方却称不得不提价。虽然公寓实际入住率能达百分之八九十,可因为运营成本高,收费又一直较低,长年亏损、运营困难。

济南华森老年公寓负责人张文昌介绍,现在如果没有个上千万,根本没法去投资做好一点的老年公寓,可是老年公寓前期投入大,日常经营微利,成本回收的周期就很长,“像我们月底盘点时,时常发现亏损。”该公寓院区建筑面积5000余平方米,共有158个房间,能容纳300位老人,就因为院区门口不通公交,目前共住了130位老人。

还有一家公寓负责人直白地说,如果能够赚钱,民营老年公寓的机构应该会增长得很快,可是目前并没有这种现象,一些人前期看中了养老服务市场需求巨大这点,可进入这一行业一看,想赚钱很难,也不好脱身了,“现在大家都知道这行不好干”。记者 殷亚楠

据了解,目前全市有72家老年公寓,数量上以民办的公寓为主。和公办老年公寓相比,民营老年公寓往往需要自建或租赁院区经营,前期投资动辄几十上百万元,规模大一些的公寓投资可达上千万,经营状况更不乐观。记者采访了5家民营老年公寓,其中有3家称时常亏损,运营困难,另2家也是勉强收支平衡、微利。

每个公寓都有自己的情况,公办老年公寓因为归属单位不同,存在着用房条件、工资发放等不同的情况,肖兴黎说,如果公寓归属单位原本经营情况不好,公寓生存会更加困难。

天桥区老年公寓共有150张床位,入住率全年保持在百分之七十到八十,市里对老年公寓的扶持政策也都能享受到,水、电、暖也是按照民用标准来缴费的,公寓负责人肖兴黎介绍,即使是这样,该公寓仍保持微利状态,“因为养老服务本来就是一个微利性行业,再加上我们是公办的,收费标准不能太高,才能不失公益性。”

一位老年公寓的负责人张女士说,她建老年公寓前期投入几百万元,可她根本不打算靠老年公寓这块儿挣钱,因为当初就是想为社会做点事办的。“公寓前期投入大,后期收支平衡难维持,现在公寓里只收了50多个老人,主要还得靠我的其他经营项目来补贴。”

历下区托老病房也是如此,该托老病房的负责人介绍,该病房两人间每张床位每天的收费为30元、每月900元,这一收费标准在全市老年公寓当中较低,现在基本没有空床,老人想入住得先等一段时间。他们这里全部是历下区医院来支持,公寓不用自己租房,不用自己交水电费,除了招的护工要额外支出,医护人员的工资都是历下区医院发。“如果单说公寓的总体经营状况,也就是勉强维持收支平衡,好了一年或许能盈余个几万元。”

日前,济南市第一老年公寓提高收费价格的决定引来公寓老人的不满,可院方却称公寓长年亏损、运营困难,不得不提价。一些老人和家属认为这是院方调价的说辞,9日,记者采访了济南市内的多家老年公寓发现,许多老年公寓都称运营不易,无论是公办还是民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