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山看

2020-06-14 03:11

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记住冯仑是因为他的妙语连珠而不是其万通控股董事长的身份,对于冯仑来说,这两者却是相辅相成的。低俗味道浓厚的段子让世界记住了他,而万通带来的财富则让他有了发声的机会。

2014年,关于房地产开始走下坡路的声音开始不绝于耳,对于这样的判断,冯仑颇有些不以为然。

冯仑常常开玩笑说,自己的段子都是被生活蹂躏出来的。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他表示自己最近一直都在思考,如何拓展发展的空间和人生的路径,最后的结论就如同左宗棠的这副题联,只有正确处理了生活中的痛苦,才能拓展人生。

在采访中,冯仑不止一次地表示,在保证经济效益的前提下,他更偏好一些会带来社会意义的项目,他的目标是可以将商业活动、社会进步和他的人生理想结合起来,他希望他可以被这个社会记住。

除去考虑商业活动的社会效益,冯仑还喜欢不断地尝试新生事物。采访中记者注意到,这位商界大佬手腕上戴着的不是百达翡丽之类的名表,而是一块带有通话功能的可穿戴设备,据冯仑介绍,正是因为之前在美国朋友送他的一块类似的高科技手表,让他注意到了互联网众筹。

在冯仑看来,自己之所以能成为“段子手”,与其从商的经历有很大的原因。混迹商界多年,身边人发生的故事总会成为其“段子”的灵感来源,而商人的身份也使得他说话少了几分顾忌,说话“既正经又正常,基本不装”。

冯仑有着中国地产界独一无二的简历。西北大学经济学本科、中央党校法学硕士、社会科学院法律博士;曾任职于中央党校、中宣部、国家体改委、武汉市经委和海南省委。也许是因为这份独一无二的经历,在采访中,冯仑谈论理想、信仰的激情明显多过任何话题。

冯仑认为,互联网将会改变房地产行业。在尝试了以众筹的方式在北京cbd建室内农场、募集去台湾旅游的资金,甚至募资出书之后,冯仑对《中国经济周刊》透露,未来不排除在地产项目上也尝试这种全新的募资方式。

“在做生意这一块,我可能考虑的角度有时候会跟一些人略有不同。有的人做生意比较注重可以增加多少个0,只追求经济效益;有的人光看1,社会效益放在前面。我觉得是应该把两个事结合起来。在做生意的时候,对0的关注当然是一个生死问题,你要没0就死了。但是1会使你这个0有不同的意义。”冯仑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比起单纯的经济效益,他同时注重人生的增量和社会的增量价值。

“我看了很多商业历史,很多商人事迹,在历史上能被记住的都不是钱多的。范蠡有钱,但是有多少钱,是不是首富谁也不知道。西门庆也是民营企业,西门庆挣了多少钱大家也不知道。但是西门庆干了一件事,把潘金莲给办了,所以这事大家记住了。”

随着房地产市场调整的不断加深,未来中国房地产行业将理性回落已经成为不可挽回的大趋势,在市场转变的大形势下,与万通齐名的几家国内大型地产商万科、万达、恒大都在谋求转型。冯仑虽然没有多谈万通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当今形势下会有怎样的变化,但是他坦陈,转型对于任何一个企业来说都是一个永久的命题。

“台湾的项目很小,不到300套。但我们是大陆第一个去台湾投资度假公寓的公司。从生意上来说,不如到哪个三线城市买块地,很快就做完了。但是从社会意义上来看,这就是有增量的项目。会对两岸经贸关系有一个正向的利益,同时也使我们的客户增加一个产品类型。我会选择一些这样的事情去做。包括纽约中国中心,立体城市。看起来吃力不讨好,但是很有意义。”冯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房地产商未来面临着两个挑战。一是在住宅方面利用差异化,用服务来代替过去简单的开发、销售,同时还需注意区域人口变化,在人口增长速度减缓地区减少供应量,转移到一些人口增长有空间的地方。另一个挑战则来自营运能力的增强。”

“人生过程就好像登山,爬的时候特别难,一下山看,太有成就感了,那么高我都上去了,所以要行在宽处。其实就是追求,怎么样来克服困难,最后达成目标,然后回过头来,检视自己走过的路,来享受成功,或者说没有死,幸存下来的快乐。”

“万通台北2011”度假公寓曾被业内普遍认为是万通出海的标志性项目,2014年年底,该项目正式交付使用,也同时意味着万通境外项目步入收获期,但是在冯仑眼中,这个项目的意义却不仅于此。

虽然冯仑十分看好国内的房地产市场,但是一个显而易见的情况是,至少在现阶段,狂突猛进的中国房地产行业已经陷入了滞涨的局面,这对于任何一个房地产行业的从业者来说,都不是一个乐观的情况。冯仑坦言,住宅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减量转型的时期。

在冯仑看来,房地产在经过20多年的发展以后已经完成了青春期,现在等于进入了青春期刚过不长个的阶段。“从2014年年底开始,国内二线城市以下的住宅市场多数进入了饱和状态。人均住房已经超过30平方米,人口增长进入一个缓滞期,而二手房的交易量逐渐逼近甚至超过新房。但是不长个不等于要死。不长个可以长智力,可以长别的事。”

而冯仑的本意正是如此,“其实我都不是讲段子,我只是用躺着说话的方式,来让别人更好地理解自己的想法。”冯仑对《中国经济周刊》解释。

熟悉冯仑的人都知道,冯仑说话向来嬉笑怒骂、荤素不忌。在鲜辣刺激的表面下,他的段子多少有些类似寓言故事,包含的是他这些年来的人生历练和思考。

2015年年初,冯仑又出了一本新书,《行在宽处》。封面上引用了晚清重臣左宗棠在江苏无锡梅园题联的下联“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该题联的上联则是“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冯仑表示,这也是他对人生的一种期许。

近几年来,冯仑更多地将自己的段子凝结成文字写进了书里。在书里,冯仑更多地去面对民营企业和年轻人,分享了自己几十年来做生意的心得和人生体验。

“现在房地产非常好,住宅有小的问题,但是住宅只是其中之一。相当于儿童生病了,不等于人类都生病了。总体来说,我认为现阶段房地产进入一个全面、持续、健康发展的起点。”冯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冯仑认为,企业发展期间永远都面临着外部变化,而企业家的责任就是让企业活下去。他比喻道,“好比刮风下雨,天好不好那不是我管的。我管的是我不生病。天怎么变是天气预报的事,你怎么做到夏天、冬天你都能活着,这就算本事了。你不能说夏天我能活,冬天我肯定死,然后一死就赖天。那不是事。”

赚钱、出书、搞众筹,冯仑的生活可谓多姿多彩。虽然外界对他的身份有着多重定位,但冯仑自己坦言,自己最喜欢的还是做一个好的企业家,因为企业家挣了钱才可以干别的事。

“未来不排除会在自由定制上做尝试,根据客户的意愿、选址、方向、层高、建材、大小、造价,然后大家一起来买房子,众筹出一栋楼的钱。这样以后大家买房就都便宜了。”冯仑表示,万通不久后可能会有这样的尝试。

冯仑在业内有两个很知名的头衔,受欢迎程度一度超过了万通控股集团董事长的称谓。一个是“地产界的思想家”,另一个则是“段子手”。